第三套人民币5角背后的故事——钱币收藏-私藏天下

你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人民币收藏资讯 > 第三套人民币5角背后的故事——钱币收

第三套人民币5角背后的故事——钱币收藏

时间:2017-06-29  来源:私藏天下  
分享到: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第三套人民币中的5角钱币,1972年设计文稿通过国务院审批;2000年退出流通。

  与同属第三套人民币的其他“兄弟姐妹”比起来,“五毛”晚“面世”了十年——第三套人民币从1962年开始发行,而“五毛”直到1972年才面市。

  1962年发行的第三套人民币,实际上从1955年就开始组织设计了。在设计方案中,从一角到十元,正面图案采用了“教育与生产劳动相结合”、“武汉长江大桥”、“纺织车间”、“女拖拉机手”、“车床工人”、“炼钢工人”、“人民代表步出大会堂”等。不过在设计之初,“五毛”的图案,并不是“纺织车间”。

  1959年初,中国人民银行上报新版人民币方案时,周恩来总理曾作出详细的批示。其后,美术专家和印制专家反复修改,拿出了第三套人民币的设计稿。半年后再次上报设计修改稿。不过,“五毛”的设计方案没被认可。于是,当其他面值的人民币设计方案被国务院认可并开始制造流通,“五毛”依然没见踪影。

  对于“五角”的设计,周恩来总理在审批设计稿时提出:“角券中是否用一个轻工业”。根据周恩来总理的指示,1972年7月24日再次上报设计稿样,7月26日被国务院批准,因此,票面年份为“1972”年。这版“五毛”,成了第三套人民币中最后“出生”的。

  “五角”上的女工之一是我

  1972版五毛钱钱币,不过巴掌大小,蓝色成为其主色调。在这版钱币的正面,是一张纺织厂细纱车间的图案。细纱车间图案中绘有三位纺织女工,左边是个正在换粗纱的女工,右边是个巡回中的挡车女工,正中央则是一个推着落纱机的女工--这,就是我。

  1972版人民币五毛钱钱币,记载了我的一段人生经历。

  我在北京汇文一小上的小学,中学上的是女八中。1966年高三毕业,正准备迎接高考时,“文革”开始了,求学之路戛然而止。

  不幸接着降临,1967年6月8日,父亲蒋光鼐因癌症医治无效与世长辞。6月12日《人民日报》第二版的右下角,登出了父亲的讣告--“纺织工业部部长蒋光鼐逝世……”。父亲的追悼会也是这天在八宝山革命公墓举行的,周恩来总理参加了追悼会。

  父亲在病危时,曾对母亲说:“以后要是没有人养你,你就去做工吧。”父亲去世后,母亲得到了民政局给三级干部遗属发放的500元抚恤金,以后就没了经济来源。那时,我的哥哥姐姐们或身处逆境,或发配外地,只有我在北京,能照顾体弱多病的母亲,而摆在我面前的路似乎也只有一条--上山下乡。我想的最多的是,如果我去上山下乡,谁来管母亲?

  周总理的关怀

  母亲患有糖尿病、阵发性室上性心动过速等多种疾病,每次发作都要立即送医院注射西地兰。如果我离开北京,母亲再无人照顾了。万般无奈,我以母亲的名义给周恩来总理写了封信。等待了三个月,终于在1970年新年到来之前有了回音。

  在周恩来总理的过问下,我被安排到中国纺织科学研究院棉纺分厂,成了工人阶级的一员。

  记得发行这张钱币的那个月,我们每个人的工资里都有一张这样的新币。发工资那天,我还没进厂,路上碰见了我师傅的女儿,她远远就冲我喊:“钱上有你!”当时我未解其意,等进了车间,师傅才告诉我,以前在我们车间照了许多相的那些人,就是这张五毛钱的设计人员。这张钱中间那个推落纱机的女工,就是照我的照片画的。

收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