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额独特的叁圆券-私藏天下

你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第二套人民币 > 面额独特的叁圆券

面额独特的叁圆券

时间:2017-06-29  来源:私藏天下  
分享到: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新中国发行的五套人民币中除第二套人民币有3元面值外,其他各套人民币均没有3, 4, 6, 7, 8, 9这些数字的面值。综观世界各国货币,上述面值也不多见。例如,曾发行“3”面值货币的只有前苏联、英国、罗马尼亚、阿尔巴尼亚、保加利亚、马耳他等欧洲国家及新西兰、澳大利亚、尼日利亚、印度等少数几个国家,地域性特别突出,这可能与这些国家传统使用货币的习惯有关。曾发行“4"面值货币的仅英国、缅甸、柬埔寨、尼日尔等几个国家。“6”面值的货币也只有英国、澳大利亚、新西兰、爱尔兰、尼日利亚、南非、津巴布韦、赞比亚等几个国家发行过;“8”、  ”9”面值的货币更少:发行过“8”面值货币的只有缅甸,发行过“9”面值货币的只有位于意大利罗马城的马其他骑士领地。上述币值之所以各国少有采用,是因为在1至10这十个自然数中,有“重要数”和“非重要数”之分,1, 2, 5, 10就是重要数,用这几个数就能以最少的加减,组成另一些数。例如1+2=3, 2+2=4, 1+5=6, 2+5=7, 10-2=8,10-1=9。如果将四个“重要数”中的任何一个数用“作重要数”代替,就会出现有的数要两次以上的加减才能组成的烦琐现象。因此,各套人民币包括纸币和硬币主要用1、2、5、10做面值。

第二套人民币叁圆券

  我国的第二套人民币曾经短暂地用过3元券,这是人民币发行史上出现的一种特殊现象。此券由前苏联代印,采用苏联五角星花纹混合满版水印纸,票面为深绿色,正面中间是井冈山龙源口图案。在设计第二套人民币时,当时任中国人民银行行长的曹菊如同志曾提出他的想法,他说:从革命根据地闽西工农银行、陕甘宁边区银行、东北银行印制发行钞票的经验看,“1、2、5”是最好的票面金额结构。就是说,要印1分、2分、5分,1角、2角、5角,1元、2元、5元的票券。这个数字结构最科学最方便,多一种(比如3元)加大印钞成本,是个浪费,少一种不方便群众,妨碍货币流通。他还强调:这是数学理论,也是客观实际。搞财经工作离不开数字,要掌握数字,分析数字,研究数字,从分析比较中找出问题和解决问题的办法。不喜欢分析研究数字的人做不好财经工作。曹菊如同志还以陕北印制发行的延安光华商店代价券为例说明这个道理,他说:由于当时国共合作,规定法币在边区流通,边区只能发行辅币。为了方便群众和对法币的斗争,边区银行决定以光华商店名义发行“代价券”,其面额就是1, 2, 5角,后来又增加了7角5分券,作为辅币流通。之所以发行7角5分券,一是票面额大,名为辅币实为主币,可以增加发行数量,增加边区资金。二是7角5分这个数字科学,2张是1元5角,4张是3元,实际上可以代替主币流通使用,一举两得。曹菊如同志从理论和实践角度阐述了票面结构的科学道理。那么后来为什么又采用了3元面值票券呢?主要原因是:

  第一,是敌我斗争形势的需要。在设计第二套人民币时,正是新中国成立初期,国民经济正在恢复,帝国主义又对我国进行经济封锁,受这些国内国际条件的限制,印钞条件和经验不足,只好委托苏联代印较大面值货币。周总理当时在给驻苏大使张闻天的电报中指出:“鉴于台湾尚未收复,港澳与我国陆地相连,美蒋不断利用空降与经由港澳走私向我境内散播假票,以破坏人民币信用。同时台敌在美国援助下,可以在技术上把假票子印成与真票子完全近似,人民不可能区别真伪,单靠银行少数千部用显微镜来观察真假是不可能阻止假票流行的。在上述情况下,我们发行的票子票面越大,即空投与私入同一体积与重最的假票,其金额数目也就越大。为减少假票的影响与损失,决定在新币发行时.暂不发行5元以上大票,但只发行1元券又嫌太小,故券,需要一张5元券,一张2元券.一张1元券才能凑足8元。有了3元券只要一张5元券和一张3元券即可,这样,一次收付至少可以节省一张以上票券.从整个国家来说,就可以减少印钞费用,也节省许多清点票券的劳动。

  后来由于中苏关系破裂,我们不得不提前于1964年4月15日限期收回由苏联代印的包括3元券在内的三种大面额票券。也就是从这时起,以后几套人民币再也没有发行3元面值票券。这其中的原因并不是有意割断与苏联货币面值的联系,而是货币印制部门依据概率原理所作出的选择。众所周知,国家银行发行货币,总希望用尽量少的币值单位来组合成各种数字,以减少货币总个数的流通量,进而节省流通和印制费用。而从概率上讲,在1至9的各种组合中,3出现的概率最多为18,而1, 2, 5出现的总概率为90,如果使用3面值的票券,在流通中呈现的概率为16.7%左右。如果增加3的面值,仅在3和8这两个数字组合中减少了一个票券单位,即8元由1元加2元加5元三张票券变为3元加5元两张票券,增加一个3元票券,减少票券流通个数仅为11.8%的可能。因此,3元面值的票券可以省略。实际流通中也是这样,在第二套人民币中有3元券,其在流通中找零替代作用并不显著,反而使人民币票面结构有失衡的感觉,即小面颁主币密度过大,使用起来反而有些不方便,因而在硬币中和以后新版人民币中取消该币种是顺理成章的事。

  由于人民币3元券具有上述特殊经历,致使其在人民币发行史上昙花一现,存世量极少,因此,其有极特殊的收藏意义和价值。

收缩